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山河故人

三年前,山西导演贾樟柯拍了一部《山河故人》,三年后,又拍了一部《江湖儿女》,依旧将故乡作为背景。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看完这部片子,下了“用灰暗镜头讲的好人不得好报的平庸故事”的评语,贾樟柯很快回应:“我一向对神奇的故事有好奇心,但总是倾向于尽可能去了解平庸人生,常被平凡人的生命经历所打动。”

贾樟柯十几年来所做的,也正是用镜头记录下平凡山西的一角,来作为真实中国的一个缩影和注脚。

这次,他拍的还是山西人。如果把两个名字合起来变成“山河儿女”,也许更为贴切。因为山西人身上,自有一股与众不同的“山河气”。
=====楼主最新出炉的帖子=====
贾樟柯十几年来所做的,也正是用镜头记录下平凡山西的一角,来作为真实中国的一个缩影和注脚。

这次,他拍的还是山西人。如果把两个名字合起来变成“山河儿女”,也许更为贴切。因为山西人身上,自有一股与众不同的“山河气”。

黄河万里天上来,一路向东撞上吕梁山后,又转头南下,分隔开秦晋两省。出壶口,下龙门,在郭襄遇上杨过的那个风陵渡,黄河再度向东,在地图上写下一个气势磅礴的“几”字。一条大河,再加上东边的太行山,勾勒出山西的基本轮廓。

表里山河,是描述山西地形的一个常用词汇,它最早出现在《左传》:“若其不捷,表里山河,必无害也。”大臣劝君主,打败仗也没关系,退回山河相间的家乡便是了。

后来,一首叫做《人说山西好风光》的歌,对这个词有了更通俗的解读:“左手一指太行山,右手一指是吕梁……”

西边吕梁山,东边太行山,中间是沿着汾河的一片细长的平原,山西人祖祖辈辈就生活在这山里,这河边。

每一回贾樟柯的新片上映,各路文青和媒体就开始一遍遍地讲述他出走又回归山西小县城的经历。

其实,山西往事里的主角又何止一个贾樟柯?只是,有的人已经被遗忘,还有的人离开这片山河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太原市土地利用数据产品是以Landsat TM/ETM/OLI遥感影像为主要数据源,经过影像融合、几何校正、图像增强与拼接等处理后,通过人机交互目视解译的方法,将全国土地利用类型划分为6个一级类,25个二级类以及部分三级分类的土地利用数据产品。


2017年,山西原煤总产量为85398.9万吨,这依然是一个惊人的数字,无愧于“煤海”之称。

只是,这片海已经不如隔壁的内蒙古大了。这一年,内蒙古以87857万吨的原煤产量,坐在全国各省区的首位。

这次超越似乎在意料之中,今年初,山西提出的未来愿景里,提到了在2022年,煤炭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由15%下降到11%,这距离山西把那份《关于把山西建成全国煤炭能源基地的报告》提交中央,整整过去三十九年。面对坐在自己曾经位置上的邻居,山西人的心里想必五味杂陈。

1980年,国家支持山西做强能源基地,从此,煤炭撑起了晋省经济的半壁江山。从1949年至2014年底,山西累计生产煤炭162.7亿吨,占全国四分之一,净调出超过110亿吨,超过全国的七成。

西电东送工程,晋煤外运工程,这片土地上机器轰鸣,矿洞交错,从地底挖出的黑色矿石源源不断运出山西,点燃了无数高炉,照亮数不清的家庭。

那是一段用煤驱动的历史,山西挖出的煤炭,成为了整个国家工业化的动力,而煤炭本身,也是山河大地的一部分。


山西省2016年原煤产量最高值是朔州市,数值为15201.1万吨,最低值是运城市,数值为740.29万吨。各市的原煤产量总和是81641.54万吨,各市平均值为7421.95万吨。

  (图片摘自地理国情监测云平台)

山西省原煤产量:从地上或地下采掘出的毛煤经筛选加工去掉矸石、黄铁矿等后的煤。一定时期内生产某种物品的数量。
依靠煤炭,一批日后被称为煤老板的人发家。他们盲目、粗俗、炫富,却也懂得用最变通的手段达成自己的目的。

在中国的商业史上,从资源、政策、市场的夹缝中诞生的煤老板,无疑是最具草莽气息的一群人。而煤炭行业的衰落和关停小煤窑的政策挤压下,盛极一时的煤老板群体成为了历史。

如今,隔壁陕西和内蒙古的煤炭质量都好过已经开采多年的山西,在新技术和规模效应的加持下,2016年,内蒙古的人均煤炭单位产量达到了山西的四倍,后者则只能作为经济学上“资源诅咒”的样本,被反复提及。

在今年的全球五百强企业榜单上,山西的四家上榜企业无一例外是煤炭国企。山西晋城无烟煤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山西阳泉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潞安集团全部排在四百八十名之后,不知道到了明年,是不是就要跌出榜单。


  山西省资产总计:指企业拥有或控制的能以货币计量的经济资源,包括各种财产、债权和其他权利。
返回列表